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校园情色  »  宿睡老师

宿睡老师

作者:来源:人气:加载中


.
渐渐的,就在我几乎无法唿吸的时候,我感觉一种难以言寓的快感。似乎是火山的喷发,猛烈的,一刹那的快
感。一瞬间的释放后,她趴在了我的身上,两个人的喘息声,仿佛交响乐一般的动听,世界变得那麽美好。


  我闭上了眼睛,感受那来自阴道深处的阵阵收缩,一下子,身体又恢复了生气。我想要运动,但她似乎是要睡,
我曲起双腿,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冲刺……可能就是因为那次,我一直对女上位有着迷恋,喜欢看那迷乱的神情,
涨的通红的脸,感觉那最能体现女人的美,特别是那向前挺起的身体。


  我几乎无法控制自己,似乎不做那简单的活塞运动世界就会崩溃一样。从来没有过这种感受,强烈到几乎可以
磨灭一个人的心智。疯狂,只能用这个字来形容。房间里回荡着两个人呻吟。没有言语,只有喘气和快乐的声音。


  就这样,一次又一次,重复着简单的运动。不知道经过多少次,只知道天亮的时候,我已经累的无法动弹了。
我们就那样面对面的躺着,她看着我,用手抚摸我的脸颊,发出轻轻的唏嘘的声音。一如既往是那种温柔的眼神,
我一辈子都会记得那个眼神的,温柔而又有一丝丝悲伤,神情而又充满着怜爱,我想我会一辈子记得的,一辈子。


  疲劳使我睁不开眼,很快的我就睡着了。等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见下午,有些害怕,第一次睡过头而没上课。在
桌上看见的纸条让我放了心,她帮我请了假。


  那天她回来的很早。一进门就对着我笑,笑得很灿烂。手里提着很多东西,还把女儿也接了回来。很难得见她
那麽开心,那天她做了很多菜,虽然一如既往她丈夫没有回来,但是似乎大家都很开心。


  8点多,我按时的上床睡觉,床上,我辗转反侧,一闭上眼睛,就是昨天晚上的情景,难以入睡。心里的一个
声音催促我,让我去她的房间,我不知所措,不知道自己做的是不是对的。但是我无法控制自己,无法控制自己不
往她的房间走去。


  她没有睡,靠在床头看书。我不敢进去,只是站在门外呆呆的看着她。她发现了我,看着我,她笑了,笑得很
温柔,很无邪。


  她让我把门锁掉,把台灯掉暗。我飞快钻进了她的被窝,飞快的。又一次,我们面对面,互相看着。她穿着丝
质的睡衣,粉色的,突然之间我有一种冲动,我伸出手去抚摸她的乳房,隔着睡衣,我感觉它是软软的,富有弹性。


  她闭上眼睛,很享受的,任由我抚摸着,我几乎听的见我的心跳,一下一下的,仿佛就要跳了出来。我试着去
亲吻她的唇,亲吻她的脸颊,亲吻她的下颚,一如她所作的那样。


  她喜欢法国式的湿吻,舌与舌的缠绕,做着螺旋,吮吸对方的津液,仿佛两个人挑着西班牙式的舞蹈,感觉妙
不可言。她坐起来,脱掉了睡衣,黯淡的光线下,我依稀可以看清她的身体,光滑的皮肤,圆润的乳房,还有双腿
之间那一簇黑色,美妙的黑色,黑色的下面,是美丽的天使。


  我亲吻她的乳房,吮吸着她,仿佛初生来世的婴儿,贪婪的想要吸尽每一滴乳汁。她一下子叫出了声,似乎,
这对她太过于刺激了……第一次感觉自己可以控制这一切,以往A片中的镜头历历在目。幻想终于变成了现实。我
一边吻着她,一边试着用手去探索那神秘的三角地带。


  那里已然是湿热的世界,再往下越过热带雨林,我发现了那个小小的突起。只是轻轻的触摸,她就仿佛电击般
的颤抖。开始慢慢的揉它,只是一下子,她就抱住了我,告诉我,好舒服。我试着加快节奏,变换揉搓的方向,尝
试不同的手指。


  每一次动作,我都可以听到耳边她的唿吸,越来越没有节奏,越来越沉重。有时当我稍稍用力时,可以听见她
听见她那不能自以的娇喘。我开始控制我手指运动的节奏,从手指的变化我感觉到了她的变化,时而呻吟,时而喘
气,完全不能自以。


  一切都似乎变得有趣起来,至少当时我是那麽觉得的。控制一个女人,特别是一个于你有更高阶层的女人,那
种感觉是相当美妙的。


  就在我感觉自己控制了一切的时候,她开始命令我,抑或是恳求的语气。「快一点,快」我遵从了她的意志。
呻吟声变得越来越激烈,越来越大声,我开始担心会不会有人听到。突然之间,她叫的很大声,身体一下子趋于僵
硬,我感觉到了肩脖上的剧痛,我想要挣紮,可是她死死的抱住我,我动弹不得。


  就这样过了大约一两分钟,她慢慢的松开了我。我感觉那里好湿,经过刚刚的那几分钟,我能感觉她几乎汪洋
一片。只是轻轻的一下,阴茎就滑了进去,好温暖的感觉,我忍不住开始抽动了起来。就这样,我们面对着面,缓
缓的抽插。因为快感,她的眼睛眯了起来,随着我的动作,嘴中不时的发出哼哼。我抬起了她的腿,修长的,光滑
的大腿。她的样子真美,难以想象,自己竟然能够以这样的方式与老师做爱。


  我简直要疯了,完全失去了控制,开始用尽全身的力气,拼命的冲刺,拼命的抽插。一阵眩晕的快感过后,我
无力的躺在了床上,无数个精子射入了老师的身体。


  我无力的躺着。她看着我,还是那种神情,温柔的,深情的。她抚摸着我的脸,嘴中喃喃自语,「好像他,真
的好像……」


  我只是在那里静静的躺着,有点困,很累。她跟我说了很多,很多事,很多关于她大学时代的事。我迷迷煳煳
的听着,一会就睡着了。


  在初二到初三的那段日子里,因为住在她家里的关系。每逢他丈夫不在的时候,我就会睡到她的房间里。并不
是每次都做爱,有时只是谈谈,谈我的学习,谈她的家庭,她的人生经历,人生感悟。


  大学时代,她有一个男朋友,同班同学,非常的相爱,她给讲他们的快乐时光。每天在师大的河边散步,看着
落日的馀晖。一起在图书馆看书,背诵普希金的诗集。偷偷的在树林里幽会,接吻,做爱,每次都怕的要死,生怕
被人发现。


  那样的日子,浪漫而有美丽,充实而又幸福。她说那是她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直到大学毕业,被强制的分配,
她的男友无奈回到了家乡,而她则被留在了上海。痛苦的分离,时代的伤,离别时两个人泣不成声。没有什麽可以
留念的,只是互相交换了一本读过的普希金诗集。记忆就那样被存在了一本书里。


  后来,她经人**,和现在的丈夫相识的。两个人感觉都不错,然后就结婚了。平静的生活着,她丈夫对那个不
是很有兴趣,也不是很在行。他是个好人,善良的好人。


  她说,我和那个人很像,单眼皮,高高的鼻子,温柔的眼神,沉静的气质,会是个深情的人吧,和他在一起,
你会感到世界不在转动,而时间就停在那个点上,有一种特别有依靠的感觉,心里会特别的踏实。


  十多年了,她依然深爱着他。甚至在第一次看到我的时候,她激动的有点想哭。她打听我的父亲是谁,心里有
着一丝的希望。但是希望往往带来的是失望。


  那之后的几年,我们常常联系。有时候,会在下课之后,到她家去,吃饭,聊天,性不是我们之间最主要的内
容,她把我看作是她的孩子,她的爱人,疼惜我,教育我。每次9点多的时候,我都会回家,因为我不能引起父母
的怀疑,她有着一个正常的家庭。


  99年,也就是我考上大学的那一年,她们一家移民去了加拿大。从此,我们就失去了联系。
(色站导航www.sezhan.cc 访问不了的请翻墙,你懂的)